首页 >> 藏品市场
PS 藏品市场

重温故宫文物南迁来沪之路 致敬国宝守护人

来源: 2018年10月18日

文:肖永军

原标题:重温故宫文物南迁来沪之路,致敬默默奉献的国宝守护人

1933年2月5日,北京故宫太和门广场上,人们在1片繁忙中开始了故宫文物南迁的计划。3月5日,满载故宫文物的大箱子中的1部份出现在了上海南市招商局的金利源码头上。第2天的《申报》立即刊登了这则消息:“南迁古物昨午抵沪,共1千零5104箱,存储仁济医院原址”。谁又能知道,在这短短1行字背后,有多少触目惊心的故事,又有多少舍生忘死的国宝守护人。

10月13日,由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举行了1场“‘国之重宝在上海’——故宫文物南迁文化走读活动”,致敬用生命守护着国宝的安危和民族的复兴希望的故宫护宝人。

故宫文物南迁1933年3月6日《申报》刊登的第1批文物运抵上海的新闻报导

体验故宫文物抵沪寄存和离沪赴宁的两条线路

此次行走活动带领参与者体验了故宫文物抵沪寄存和离沪赴宁的两条线路。在行走进程中,抵沪寄存线路相对简单清晰:新开河路人民路路口小广场(金利源码头原址,文物由船运到达上海处)—天主堂街26号仁济医院原址(今延安东路4川南路口,主要文物寄存上海地点)—4川路32号业广公司货栈(今4川中路元芳弄北侧)。

故宫文物抵沪寄存和离沪赴宁的两条线路

由亚尔培路(今陕西南路)往南看霞飞路(今淮海中路)街景,故宫驻沪办事处附近

而离沪赴宁的线路则遇到了考证上困难,现在已确准的线路是:4川路32号业广公司货栈(今4川中路元芳弄北侧)—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虞洽卿路(西藏中路)—静安寺路(南京西路)—卡德路(石门2路)—麦根路(石门2路)—苏州河舢厂新桥(恒丰路桥)—金陵路(秣陵路,也曾成为麦根路)—康吉路—麦根路车站(上海站)。

麦根路站和铁轨,约位于今石门2路北段,泰兴路,西苏州路,淮安路附近

线路策划者、来自人文走读潮牌V-Cité的吴佳丽在行走进程中,介绍道,“在这条线路中,我们有趣的看到了3次麦根路,而正是这个麦根路让考证难度难上加难。麦根路,即MarkhamRoad,在上海租界时期的道路里面不算知名。尽人皆知,上海现有的金陵路东侧靠近外滩,西侧靠近淡水路,依照线路来看,走的是现有这条金陵路的话等于重新折返,明显这是不公道的。翻阅资料才发现,现在的秣陵路,在1921年刚刚筑成的时候也被命名为金陵路,直到1947年才因与黄浦的金陵路重名,而改名秣陵路。除去这1条,当今上海还有5条马路都曾是麦根路的1部份:石门2路、康定东路、泰兴路、西苏州路、淮安路。这5条都属于当时的法租界,而秣陵路则属于华界闸北。”

“国之重宝在上海”——故宫文物南迁文化走读活动

“1900年,闸北商埠开辟,8年后,沪宁铁路通车,1913年,由英商控制的铁路货站成立。当时由于货主多来自租界,而从货站前往租界必定要经过当时的麦根路,也就是现在石门2路的最北段,所以货站也随着叫做了麦根路车站,直到1947年,闸北的金陵路才由于避免和现在的金陵路重名而改叫秣陵路。这类偶合和当时华界、租界各自相对独立管辖有关系,才会出现同1条路名出现在不同区域的情况。也正是这1段资料更加印证了文物如果要通过铁路赴宁,线路肯定与货主前往租界是相1致的,他们必定也是经过麦根路中的石门2路行车,而非其他4条马路。”吴佳丽又补充说。

文物南迁

文物来沪后的寄存与安保

1933年的中国,风雨飘飖、动荡不安,“9·18”事变以后,东3省沦陷,距离只有200千米以外的北京故宫惴惴不安。原定1933年1月31日起运,但因车辆不够分配和遭到阻止,拖延了很多天。1933年2月5日上午,10多辆汽车和3百多辆人力排子车前后进入午门。故宫职员给每辆车都粘贴上号志,每一个汽车司机、木板车工人都在胸前别上1枚圆形纸质“吉”字徽章,作为保证安全的标识,也是对南迁路上的吉祥平安的衷心企盼。当晚9时,3百多辆载满木箱的双轮人力木板车(排子车),向正阳门(前门)外的火车西站进发,正式开启了南迁之路。

装好箱的文物集中到太和门广场

1933年字林洋行出版的上海地图上,故宫文物寄存地(途中标有H)

故宫物品第1批2100余箱,博物院派简任秘书吴瀛率同职员14人,随车照料,1共21节车,张学良派宪兵百数10人押车保护。出于安全斟酌,火车没有直接走京沪线,而是舍本逐末,绕道平汉线郑州转陇海线徐州,兜圈上京沪线。2月10日到达南京长江北岸浦口的第1批文物,由于有人提出要将文献馆里的档案材料单独迁往西安而产生争执,致使文物在浦口车站滞留了近1个月。3月3日,故宫文物从浦口列车上卸下,分批度过长江,约有1半(多为文献档案)暂存南京行政院大礼堂,其余的1054箱,由上海招商局的江靖轮载着,1933年3月5日中午12点左右抵达上海外滩金利源码头。

1936年出版的《910年来为华人服务之仁济医院》上的有关故宫文物寄存地的记载

上海市警察局派出侦缉队长卢英带领数百名侦缉队员和水巡队的警察,早已在码头森严戒备。上海警备司令部出动了1支部队,法租界巡捕房也派了多名巡捕,协助保护秩序。护送文物的除原本的北平宪兵、故宫押运人员及警卫外,行政院命令首都南京宪兵司令部另派1个机关枪连。押运官员为行政院参事陈铣,朱宗良,书记官翟宗翰,收发主任汪今亮等。故宫博物院秘书长李宗侗在码头迎候。下午1时许,雇请的茂泰洋行10多辆运输车,来回跑了数趟,才全部送到了文物寄存地——法租界天主堂街(今4川南路)26号。每一个车次,都有故宫职员和侦缉队员各1名随护。文物入藏的第3天,时任代理行政院长的宋子文与故宫博物院秘书长李宗侗,就特地到库房巡查,《申报》以《宋子文昨日视察运沪古物》为题对此进行了专项报导。

1932年出版的《字林西报行名录》上关于天主堂街26号的记载

文物的寄存地为1座7层楼房,钢筋水泥结构,高大坚实。1931年前后,此地因仁济医院原址改造,1度作为临时诊所使用。仁济新院落成后,作为中央银行堆栈,当时谈妥租金为每个月3750两白银。租下后,认真维修,所有窗户都安了铁栅栏,4周打桩围起铁丝网。故宫方面与上海市警察局、租界巡捕房商讨制定了周到的安全保卫措施。库房有侦缉队和巡捕各5名,负责库房平常防护;1楼隔出1些空间作办公室和巡查人员休息室;所有门窗都安了电网;1楼和3楼装上了报警电铃,与巡捕房相通;库房外围设置警岗,由故宫院警、租界巡捕和海关关员昼夜轮番值班。库门锁钥由故宫人员和受国民政府行政院拜托负责保管工作的中央银行职员各执1把,必须两人同时到场,方能开启。故宫博物院驻沪办事处,地址先是亚尔培路(今陕西南路)亚尔培坊,后移永安街永安坊。1933年5月23日,第5批也是最后1批文物安全抵达上海,保存在法租界和英租界的仓库里,总计19557箱(其中故宫博物院文物13491箱,包括古物馆2631箱,图书馆1415箱,文献馆3773箱,秘书处5672箱,附运文物6066箱,包括古物摆设所5415箱,颐和园640箱,国子监11箱)。1933年7月,正式成立了故宫临时监察委员会,负责监视工作。该委员会由上海市参议院、国立中央研究上海地方法院各1名代表和故宫代表2人组成。凡是移动和开启文物箱子,都要先商得监察委员会的同意,并派1名委员临场监视,才能进行。1933年8月10日,故宫博物院驻沪办事处及监察委员会在1品香召开记者接待会,由马衡向社会各界报告文物南迁的经过,及到沪后开箱检验情况。

故宫人在沪工作情形

从1934年6月4日起,故宫驻沪办事处开始着手对每件文物进行详细登记造册,用时两年半,直到文物转移去南京,仍未完成该项工作。已盘点部份,按新编号码编印成《存沪文物点收清册》。马衡用4个字作为这些文物的代号:原古物馆的2631个箱子编号前都冠“沪”字;原图书馆的1415箱都编为“上”字;原文献馆的3766箱都用“寓”;原秘书处装的5608箱则写“公”,联起来,就是“沪上寓公”。

文物在上海期间的两件大事:出国展览与《4库全书》的出版

文物在上海寄存期间,除常规的盘点、整理之外,还曾走出过国门进行展览。为了参加1935年11月28日至1936年3月7日,在英国举行的“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故宫博物院在南迁文物中,精选了磁器、字画、铜器、玉器、织绣、古籍、折扇、景泰蓝、漆器等文物1022件。值得1提的是,负责鉴定这批精选文物的人员有吴湖帆、叶恭绰、徐邦达、王己迁和德国人孔达。

1935年《申报》上刊登有关文物赴伦敦展览的相干消息

1935年4月8日先在上海外滩中国银行大楼2层进行预展,原定4月30日闭幕,由于观者络绎不绝,不能不延期到5月5日才结束。1935年6月7日,展品由英国的萨福克军舰运送,从上海起航,7月25日抵达伦敦,在皇家艺术学院的百灵顿大厦展出,轰动欧洲,吸引了42万多名观众,平均每天4000多人,最多时1天2万多人。英国王室和内阁成员均前往参观。更有丹麦、挪威国王,瑞典皇太子,及欧洲各国官员、艺术家,从4面8方远途而来。1936年4月8日,展品由美国邮轮蓝浦拉号载运回中国,途经直布罗陀海峡时,遇狂风巨浪而搁浅,后由英国5艘海军军舰舰艇拖挽进深海而脱险。1936年5月17日安全抵达上海。

1933年11月18日《申报》上刊登的商务印书馆在故宫古物蕴藏所影印《4库全书》的新闻报导

故宫文物的南迁,还意外地促进了出版界的1件大事,即文渊阁《4库全书》选本的影印出版。早在1917年商务印书馆的负责人张元济即有心进行这项伟大的工程,但是历经10数年的尝试,该计划由于各种各样的缘由而数度流产。1933年3月当故宫收藏的文渊阁《4库全书》随故宫文物南迁至上海后,影印《4库全书》的希望再度燃起。很快,教育部与商务印书馆签订合同,经过专家多方论证,终究决定出版《4库全书珍本初集》。从1933年11月17日开始,在天主堂街2106号故宫博物院上海贮存处空地,建起临时摄影工场,到1935年7月分4期陆续将选定的书目出齐,总计231种,分装1960册。商务印书馆影印《4库》的欲望,用时18年,遭受4次挫败,终究在第5次获得初步成功。虽然未能全文影印,付印早期也曾遭受非议,但出版后广受欢迎,反响强烈。

第210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展演剧目《海棠照旧》

文化行走活动后,特邀《海棠照旧》编剧、故宫副研究馆员王戈在徐汇区首席公馆酒店作题为“记忆与认同:用话剧《海棠照旧》重温故宫文物南迁”的讲座。王戈从故宫人的角度,向观众讲述国宝的特殊意义,古物南迁是怎样的壮举,《海棠照旧》是个甚么故事,出演这部作品的故宫年轻人平时都在做着哪些有趣的工作。

1947年春,经过抗战洗礼,西迁文物和故宫同仁带着家属聚会重庆组织了1次修禊雅集,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弥漫着劫后重生的喜悦。但是他们不知道,故乡北平其实很远,很多人1辈子都没能再回去。

据悉,此次活动由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主办,由沪上新晋人文走读活动品牌V-Cité和中国首家城市历史文化遗产精品酒店首席公馆、上海对外文化交换有限公司策划协办。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