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藏品市场
PS 藏品市场

今秋艺术市场的五个头条

来源: 2018年10月18日

来源:Artsy

每一年秋季,艺术市场都会在经历夏乏以后恢复元气。自9月中旬开始,各家画廊年度最重磅展览纷纭开幕,随后,伦敦、巴黎和上海的艺博会也将逐一登场。每一年艺术市场的黄金季在101月中旬的纽约秋拍期间到达高潮,秋拍同样成为了接下来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站的晴雨表。

艺术市场的秋季大战行将打响,除1波又1波的画廊展览和接连登场的艺博会和拍卖以外,Artsy梳理了本季5个不容错过的关键热门。

更多遗产拍卖

爱德华·霍普,《杂碎》,1929。图片致谢佳士得

大卫·和佩吉洛克菲勒收藏(DavidandPeggyRockefellerCollection)在佳士得以8.326亿美元成交的“世纪拍卖”才刚刚过去几个月,在行将到来的秋拍上,佳士得力争再创佳绩,将拍卖一样使人赞叹的巴尼·爱比斯华斯(BarneyEbsworth)收藏。这位西雅图藏家的藏品是公认的最了不起的美国艺术收藏之1。爱比斯华斯在今年4月离世,他生前的5件藏品被捐赠给当地的西雅图美术馆,6件捐给位于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两家机构分别取得1幅乔治亚·欧姬芙(GeorgiaO’Keeffe)的杰作——《黑色、白色和蓝色》(1930)和《音乐——粉红和蓝色1号》(1918)。

据报导,另外一件本来准备捐赠给美术馆的作品是爱德华·霍普(EdwardHopper)1929年创作的《杂碎》(ChopSuey)。这幅画描绘了两位戴着圆帽的女士正在1家中餐厅内等待食品的场景,是210世纪美国艺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在《西雅图大都会》杂志2007年11月刊1篇对爱比斯华斯的人物特写中,曾提到霍普的《杂碎》是藏家准备捐赠给西雅图美术馆的作品之1,但作品终究被藏家遗赠给了家人。以后,佳士得成功建议他的家人把这幅霍普1并列入拍卖清单。

佳士得战后与当代艺术部门的主管萨拉·弗里德兰德(SaraFriedlander)在与Artsy的采访中介绍道,“在我们的拍卖提案中,《杂碎》势必是整场拍卖的核心拍品,这是让私人藏家和艺术机构都会觊觎的作品。”

最近几年来,遗产拍卖的例子不断增加。2016年11月,苏富比(微博)为斯蒂文与安·艾姆士夫妇(StevenandAnnAmes)的藏品举行了拍卖,从这对夫妇的收藏中挑选出2105幅画作参加当代艺术晚间拍卖,终究以1.228亿美元成交(超越了1亿美元的担保价)。在今年的战后艺术品拍卖中,苏富比将拍卖已故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理事会成员大卫·泰格(DavidTeiger)的收藏,此次拍卖成交额预计将超过1亿美元。

弗里德兰德说道,“对我们来讲,要全力争取优良的藏品。这些作品不是你在艺博会上看到的那些1再出现的库存,它们是极少出现在市场上的杰作。”

贵价艺术家遗作成为市场焦点


斯图尔特·戴维斯,《没有女人的男人》草图(Studyfor“MenWithoutWomen”),1932。@斯图尔特·戴维斯遗产委员会/VAGA授权,纽约。图片致谢Kasmin画廊,纽约

最近几年来,已故艺术家的遗作愈来愈遭到市场的追捧,竞争10分剧烈。画廊逐步意想到市场不但青睐炙手可热的年轻艺术家,过去那些被市场忽视的佳作也开始走俏。今年9月,Hauser&Wirth画廊将在纽约市中心的空间举行巴西艺术家丽吉亚·佩普(LygiaPape)的展览,位于切尔西的MatthewMarks画廊正展出艺术家安妮·特鲁伊特(AnneTruitt)的作品,而位于第10大道和西27街的Kasmin画廊正展出3位已故艺术家的作品,分别是罗马尼亚雕塑家康斯坦丁·布朗库西(ConstantinBrancusi)、美国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李·克拉斯纳(LeeKrasner)和美国现代派艺术家斯图尔特·戴维斯(StuartDavis),戴维斯的遗作近期刚刚被画廊收之麾下。

策划了这场题为“粗线条:斯图尔特·戴维斯的黑白作品”(LinesThicken:StuartDavisinBlack&White,9月13日开幕)的展览的画廊总监劳拉·李斯特(LauraLester)认为,“对戴维斯的作品来讲,这是1个重要的转折点,与以往的定位不同,他的作品如今在切尔西的画廊与相邻画廊确当代艺术作品同时展出。”

戴维斯的作品充满能量、热忱奔放,常常被视为波普艺术的先驱。但李斯特在选择戴维斯作品时斟酌的是与画廊现有作品的风格是不是匹配,因此,她选择戴维斯遗作中黑白系列的极简纸上绘画。李斯特的这1策略与伦敦维多利亚·米罗(VictoriaMiro)画廊将已故艺术家的作品与当代创作同时展出的做法如出1辙,后者将已故艺术家米尔顿·艾弗里(MiltonAvery)的作品带到当代艺术展览会上,并让艾弗里的作品与当代艺术创作相互呼应。

市场中的“肝胆相照”

在今年4月,卓纳画廊的开创人大卫·卓纳(DavidZwirner)在《纽约时报》在柏林召集的1场讨论会上提到:像卓纳这样事迹稳健的大画廊应当承当更多的艺博会展位费,以分担小画廊的生存压力。

用卓纳的话说,“这样的做法有点像征税的策略,你若赚很多,就多交点税。”佩斯画廊的马克·格里姆彻(MarcGlimcher)与独立艺术展览会(IndependentArtFair)的开创人伊丽莎白·迪(ElizabethDee)也在讨论的现场,他们听到卓纳的想法后都积极表态支持。

不久以后,艺博会的管理层决定试行浮动的展位收费标准。9月3日,巴塞尔艺术展宣布从2019年开始,旗下所有的艺博会将实行浮动的展位费标准,计划在2020年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上完成过渡。明年开始,瑞士站的费用开始调剂,25平米的小展位只需支付760瑞士法郎(约778美金)每平米的展位费,而124平米的大展位支付905瑞士法郎(约927美金)每平米的费用。弗里兹艺博会也紧随其后,第2天就宣布了他们的调价策略,重新设立的洛杉矶站开始调剂收费标准:215英尺的展位每平方英尺的价格为38.50美元,而861英尺的展位则收取每平方英尺88.5美元。

一样,每一年10月中旬在巴黎举行的国际当代艺术展览会(FIAC,InternationalContemporaryArtFair)也在9月6日宣布了新的收费标准:展览会将下降小型展位的费用,价格下降5%后每平方米收取550欧元,而较大面积的展位费用将上升2.2%,到达每平方米650欧元。在FIAC宣布新的收费标准时,负责人珍妮弗·弗莱(JenniferFlay)说道:“在未来,我们必须花费更多努力整体增进画廊的竞争力和发展。”

国际上很有影响力的艺博会纷纭主动出击,迅速调剂已成型的收费标准来支持画廊的发展。正如弗里兹艺博会的总监维多利亚·西达尔(VictoriaSiddall)所希望的,为参加艺博会的画廊减轻难以承受的财务压力。

在与《艺术新闻》的采访中,西达尔表示:“各个艺博会都不谋而合地在讨论展位的收费问题,画廊也很关注这个话题。很高兴能够看到巴塞尔已付诸行动。随着这类方式渐渐成为常规,这对不同范围画廊的发展都会更有益。”

赵无极作品有望再破价格记录


赵无极与贝聿铭于1976年的合影。摄影:Franc?oiseMarquet?Franc?oiseMarquet。图片致谢苏富比

2013年4月,华裔艺术家赵无极去世,留下了过去几10年中旅居法国、瑞士时所创作的作品。赵无极在欧洲生活期间曾与胡安·米罗(JoanMiró)和阿尔伯托·贾科梅蒂(AlbertoGiacometti)结为好友。据《纽约时报》报导,在赵无极去世时,他的作品售价在100万至200万美元。

如今,2017年苏富比的报告显示该年赵无极作品的拍卖总价为1.56亿美元。2018年,赵无极已出售的作品总价值超过1.35亿美元,而艺术家作品的市场仍在不断爬升。

苏富比亚洲现代艺术部门的主管张嘉珍(VinciChang)认为,赵无极作品的售价足以让他与“西方艺术大师等量齐观”。

2013年10月,苏富比香港举行成立40周年拍卖会,拍卖上有5件赵无极的作品打破了之前200万美金的价格记录,其中两件作品的成交价超过1000万美金。

到了2017年,赵无极已成为少数作品售价延续突破2000万美金的艺术家。去年10月,1幅赵无极的画作以2590万美元成交;今年3月,另外一幅作品在香港保利拍卖以2330万美元成交;而在5月的佳士得香港拍卖上,又有1幅赵无极的作品以2260万美元成交。


赵无极1985年创作的《1985年6月至10月》在新加坡莱佛士购物中心。@赵无极基金会。图片致谢苏富比

但是,赵无极作品的成交价有望再创新高。苏富比香港宣布为艺术大师生前创作的最大尺幅的3联画《1985年6月至10月》(Juin-Octobre1985,1985)举行拍卖,预计成交价为4500万美元。如果交易达成,这将是拍卖行在亚洲地区售出的最昂贵的作品。这幅杰作由建筑师贝聿铭先生拜托创作,在新加坡的莱佛士购物中心里进行展现。赵无极生前创作了210幅大型3联画,目前,只剩下10幅在私人藏家手中,《1985年6月至10月》便是其1。

即便拍卖行大多是在香港之外的地点出售赵无极的作品(2008年,赵无极的作品仅以15万7千美元的价格在纽约成交,自此以后,他的作品再没有出现在纽约的拍卖上),他的作品目前所到达的价格区间将为艺术家带来更广泛的名誉。

张嘉珍指出:“绝不夸大地说,赵无极是寥寥可数的几位取得国际知名度的中国现代派艺术家之1。”

白立方画廊进军曼哈顿


翠西·艾敏,《我最心爱的小鸟》(MyFavouriteLittleBird),2010。图片致谢白立方画廊

2015年老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期间,传言伦敦最有影响力的画廊之1——白立方(WhiteCube)在统领欧洲市场多年以后行将进军美国,将在纽约开设新的展览空间。经过几年的准备,2018年5月,这家画廊巨头在上东区设立了办公室;两个月以后,白立方从苏富比挖走曾出任安迪·沃霍尔博物馆馆长的埃里克·希纳(EricShiner),希纳行将成为白立方的艺术总监。目前,白立方在纽约还没有“白立方”展厅,只有1间靠近麦迪逊大道、位于东62街1座大楼内的办事处。但画廊的纽约据点与它的国际同行近在咫尺,豪瑟沃斯画廊、卓纳画廊和莱维·格瑞画廊的空间都在附近,而稍往北走就是高古轩的所在地。

翻开白立方的展览名册,你能找到许多轰动1时的重要展览,包括达米恩·赫斯特(DamienHirst)和翠西·艾敏(TraceyEmin)的展览,和近期刚刚加入白立方的艺术家傅丹(DanhVo)。傅丹以往会在附近的玛丽安·古德曼画廊(MarianGoodmanGallery)举行展览。扎堆在上东区的画廊,是时候打起精神了。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