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藏知识
PS 鉴藏知识

象征礼仪和军权意义的玉钺

来源: 2019年04月12日

1般意义上讲,钺是商周时的1种青铜铸造的兵器。由于其在实战中的杀伤力不如戈矛之类兵器,实用地位大大下降,多数情况下的意义在于仪仗及军权的意味。

1-扶风玉钺

本文介绍的这件钺(图1)与众不同,它是由玉石磨制而成的,光素无纹,长5.3、宽4、厚0.3厘米,1978年从陕西宝鸡法门镇齐家村109号西周墓葬出土,现藏周原博物馆,被定为国家3级文物。玉钺黄中泛绿色,半透明,通体磨光。扁平长方梯形,刃呈弧状,中心部位有1小圆孔,两侧各有相互对称的4个齿状牙饰。

钺的形状很像斧,因此《说文》上曰:“钺,大斧也,1名天戉。”《说文解字》又曰:“大者称钺,小者称斧。”《书·顾命》上也曰:“钺、铖同兵类,脱

2-岐山石斧

3-岐山石钺

胎斧。大者钺、小者铖。1人冕执钺,1人冠执铖。”二者的区分在于斧刃较钺为窄,钺刃较宽大,呈弧形,似新月。这些记叙仿佛都是以大小来辨别斧和钺的。实际上,这些以大小来定名古器物的不单单体现在斧和钺上,许多文献上对古代乐器的解释常常也是含糊不清,出现名称混乱,含义模糊,分类不清。以大、小来辨别镈、钟。如《国语·周语下》记载:“细钧有钟无镈,昭其大也。”韦昭注:“钟,大钟。镈,小钟也。汉朝许慎在《说文解字》中,释镈为:“镈,大钟辞于之属。”但是,这里可以肯定,钺、斧的称名不论大小,都是由原始社会的石斧演变而来的1种古代的兵器。石斧(图2)的历史大约可追溯到旧石器时期。那时人们用磨制粗糙的石斧,砍斫器物、捕猎禽兽,是不可缺少的劳开工具之1。古汉字中“斤”就是砍木头的斧字,所以后来从斤字旁的汉字多有斩截、折取的意思。在新石器时期的文化遗址中,曾发现过1种磨制非常精细的石钺(图3),钺体扁平,刃部宽阔,弧曲度大,两边有齿牙状饰。这类精心制作的石钺明显不适合砍伐林木或用于农作。据推测极可能是古人专门制造的原始兵器。

4-岐山铜斧

5-竹园沟西周銎内鉞

考古发现表明,商朝出现了用青铜铸造的钺。这时候的青铜钺仍保存了石钺的特点,刃部弧曲宽阔,两角稍微上翘。如在河南安阳殷墟发现的妇好墓中,就出土了两件大型青铜钺。进入西周,钺的形象产生了较大变化,种类也比较繁多,出现了1种空头钺,大多是管形銎,上有孔,以安装柄(图4)。由于这时候青铜冶炼中加入了铅、铁、锡、金等多种金属,铸造出的钺质地坚韧,做工精良。从西周考古发现看,斧与钺到了西周时的形状已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图5)。但由于钺的形体笨重,杀伤力远不如戈、刀、矛,所以渐渐脱离战场,成为1种礼仪性兵器。如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中出土的两件大型青铜钺,重达8.5—9千克,上面铸有铭文:“妇好”。妇好是殷王武丁的妻子,她生前是1位骁勇善战的著名女统帅,曾屡次率兵出征。试想,这么笨重的兵器,女将军统帅怎样挥动?明显,这两件青铜大钺当是妇好将军权威的意味。由此不难看出,钺作为礼仪性兵器在商周时的地位远远大于实用的作战兵器。

钺在商周时的用法不光是兵器,还是军队指挥权和国家统治权的意味,同时兼有刑法的意义。据《史记·周本纪》记载,武王攻克商王王宫后,用黄钺斩了纣王的头颅,悬于太白旗上。直到汉朝仍以斧钺为斩首的刑具。由于斧钺是1种斩杀罪人的刑器,所以历史上有“斧钺之诛”的说法。公元前101世纪,周武王姬发在孟津会合8百诸侯,北渡黄河,陈师商郊牧野。誓师后,武王“左杖黄铖,右秉白旗”,指挥战役。又“斩以玄铖,悬其头小白之旗”,完成接收商王朝政权的仪式。在古代,大将接受斧钺就等于被授与军权帅印。史载武王克商后,“公旦把大铖,召公把小钱以夹武王”。从这段历史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上古时期的斧铖,不但是用于战阵的白刃兵器,也是军队指挥权和国家统治权的意味。到了魏晋南北朝时,这类礼仪被继续延用,重臣出征常常加有“假黄钺”的称号。即代表皇帝行使军权之意。

这件玉质钺的出土,则更加完善了钺的礼制功能之意义。由于这类形制的玉钺从质地到形制,已不完全具有兵器的实用功能了,只能是1种军队指挥权和国家统治权的意味。它对我们认识钺的礼仪功能增加了新的实物质料。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