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藏知识
PS 鉴藏知识

掐丝珐琅器讲述“丝绸之路”上中西文化之交融

来源: 2019年04月12日

在博物馆林林种种的艺术珍宝门类中,色采绚丽的掐丝珐琅器可谓是最容易夺人眼球的艺术品类之1。正在石狮市博物馆举行的“丝路狮缘:故宫狮文化珍宝展”中,就有几件北京故宫旧藏明朝掐丝珐琅器艺术珍品亮相,引来众多观众驻足欣赏。

据考古发现,珐琅器最早诞生于希腊,希腊普鲁斯岛出土的公元前12世纪的6枚戒指和双鹰权杖首,被公认为最原始的掐丝珐琅。到了公元前5—6世纪又曾烧造珐琅器;直到公元6世纪,希腊拜占廷的珐琅工艺逐步发展,后至公元10—13世纪初,掐丝珐琅工艺极其昌盛。在12世纪,掐丝珐琅器由阿拉伯地区直接或间接传入我国。

据负责此次展览的北京故宫博物院宫庭部研究员周京南介绍,掐丝珐琅工艺原为“舶来”之物,应是元明之际中国工匠鉴戒阿拉伯半岛的“大食窑”制作工艺并在其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据相关史料记载,13世纪下半叶,元蒙军队远征,横跨欧亚大陆入侵西亚,俘虏了大批有专业技能的工匠作为工奴输往后方,专为蒙古贵族生产奢华日用品。此时,阿拉伯地区流行华丽的金属胎珐琅制品。在这类情形下,烧造“大食窑器”的阿拉伯工匠带着烧造技术和主要原料来到中国。这些舶来品和烧制技术,在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艺术土壤上,也很快就融会了中华民族的传统风格。明清时期珐琅工艺遭到统治者的重视,明朝御用监和清朝造办处均设有专为皇家制作珐琅的作坊。因而,珐琅工艺在中国发展的时间虽不长,却很快地成熟起来,并构成本身的民族特点,1跃而成为宫庭工艺品之大类。

掐丝珐琅器随着朝代的更迭亦愈为丰富,遍及于紫禁城中的角角落落。据了解,北京故宫博物院现藏金属胎掐丝珐琅器4千余件,纷纷多彩,满目琳琅,自元明以迄晚清民国,各个时期的珐琅作品大备于此,从中可1览中国珐琅工艺盛衰发展之状态。值得1提的是,为配合展览主题中的“狮文化”元素,北京故宫专家组特地从数千件院藏掐丝珐琅器中,精选了4件彰显狮元素掐丝珐琅器参展,显示出北京故宫博物院对此次展览的重视,今分别介绍以下:

图1图2

明朝景泰款掐丝珐琅狮戏球纹碗(图1),口径22、高9.7厘米。铜胎,镀金,通体天蓝色珐琅釉做地色,碗外壁围绕卷草勾莲纹,内外口边白釉地饰2方连续各色梅花,碗近足处饰莲瓣纹。碗内中心为莲瓣开光,内有1条口衔莲花的飞龙,龙身点红、绿、蓝、白釉。内壁4周饰有4只狮子追戏彩球,红色飘带飞舞,祥云环绕。珐琅釉色和纹饰均为明朝中期风格特点。外底中心偏右镌刻楷书“景泰年制”单行款(图2)。

图3

明朝景泰款掐丝珐琅狮戏球纹螭耳象足炉(图3):口径25、高12.5厘米。铜胎,圆形,敞口,深壁,铜镀金双螭形耳和3象首足。炉外壁施浅蓝色釉为地,其上掐丝填彩釉饰狮戏球纹,狮子灵动,身上的彩带飘逸,釉色鲜明,充分体现出明朝掐丝珐琅工艺的技艺水平和艺术美感。炉口沿、内壁及底皆镀金,外底中心处镌刻减地楷书“大明景泰年制”3行款。目前从传世珐琅器看,在明朝106朝当中,具有款识铭文作品的朝代唯一4个,即宣德、景泰、嘉靖、万历,而其中的景泰款作品已被学术界公认为是后加、后改的伪款,此炉亦不例外。

图5

明朝掐丝珐琅狮形香薰(图5):长36、宽19、高27厘米。香薰为狮子戏球式,昂首侧视,张口翘尾,蹲坐于地,前爪抬起,似在戏球。狮头实为盖,胸前两个垂缨为暗钮,可转动打开狮头,将香料放入中空的腹内。以掐丝填绿色珐琅釉为主,间施红、白两色珐琅釉,表现狮子身披涡状卷毛,胸前及4腿处有錾刻花纹。香薰造型雄壮,比例适度,采取掐丝、錾刻两种工艺恰当地表现出狮子玩皮可爱的形象。身下无座,显得生动而无所束缚。

图6

明朝掐丝珐琅4狮戏球图6方盘(图6):口径25、底径20.8、高1.5厘米。盘铜胎,6方形,折沿,口沿和边角均镀金。通体施浅蓝色珐琅釉为地,折沿里外均饰1周菊花纹,周边伴随缠枝花卉。盘内底掐丝满饰如意头云纹,盘心饰1个系红色丝带的彩球,有4只狮子围绕嬉戏,外围饰1周杂宝纹。狮子动感10足,釉色繁而不杂,是1件明朝掐丝珐琅工艺成熟时期的代表性作品。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