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藏知识
PS 鉴藏知识

清晚期象牙刻组字诗牌鉴赏

来源: 2019年04月12日

因友人参与筹建,近日笔者有幸参观了正在准备中的上海棋牌文化博物馆。在那里见到了1套清晚期象牙刻组字诗牌,诗牌是游戏,更是1种文学活动,如今难得1见。

这套清晚期象牙刻组字诗牌(见图),有792枚正方形诗牌以象牙制成,其中红、蓝2色各396枚,每枚均双面阴刻小楷汉字,并填色用以辨别游戏双方,正面字体较大且居于正中,背面则按平仄将音形相同或相近的汉字缩小刻于右上角,为旧时文人组诗游戏用品,用于饮酒、茶会、雅集等活动,便可比试才情,亦可文娱。这套诗牌有原配木盒及拼字木托。

诗牌的制式和材质是多姿多彩的,材质有象牙、珍贵木材、竹材及纸制的。制式大小尺寸约似天9牌、麻将牌、指甲牌。稍长1些的,可以两端各写1字,当两张牌用。短小见方的多写1单字,部份亦有两面使用的。诗牌上所刻字的平仄声分别以朱墨两色来辨别。多数是平仄各3百张,也有各4到6百张的。全在于参与者的喜好,所选大都是被认为典雅的作诗经常使用字,名词、动词、形容词和虚字等要各占1定比例,以便成句。然后将它们贮于绫缎缝制的锦囊中由诗人们或自摸或分发,各人必须根据自己所拈之韵作诗。

诗牌的游戏规则,吴兴庚阳王良撰《诗牌谱叙》说:“近岁于吴兴王慎卿席上出诗牌为令,人分210字,叠字为诗1句,不限57言,能者胜,劣者则有罚,赏以酒,或限题赋诗,辄欢洽无厌,明慎卿出斯谱曰:此余于金陵朋辈家见而录之,惜其传未广也。予熟视谱中如分韵、立题、用字、借字、赓奇、焕彩总其式10有6,此则其要妙,慎卿席上所出,盖小变谱中之意,俾人易从耳。”

有把全副牌分成4份,4人中有1人牵头,称为诗伯,由他用摸牌数笔划等方法,指定每人用哪1份牌和用甚么韵,然后每人报出共有多少韵字和便于咏作的诗题,开始构思拼写。诗体是大家约定的,用字也有约好的借代方法。叠字可用空1格表示。或由主持诗会者随便抓取后分发,每人每次数10字,这常常视人数和规则而定。各人即根据自己手中所具有的诗牌字数凑集搭配成诗。诗的句式5、7言不限,或由诗会事前说明,限5言或7言诗2句,共1联,要求语意新奇,平仄调和,对仗工稳。

诗牌是汉字诗学的游戏,也是意象思惟的游戏。有1种是比赛性稍强1点的玩法,见于民国9年5指隐士编写的《诗牌新谱》。游戏时按坐次轮番摸牌。假定4人作5言绝句,每篇首诗20字,每人先摸到19张牌;头家摸20张,要先打出1张。次家认为有用就收起,同时要打出1张。次家认为无用就问再下家,下家都不用,他就摸1张牌,打出1张。用这类玩法可不轻易弃置任何1个字。几轮以后,有人收到最后1张有用的牌,作出5言4句的1首诗,就是头1位赢家。再宽限1定时间,争取有第2个赢家,或构成更多佳句。最后斟酌词句,评定优劣。诗牌游戏规则门类繁多,还有限字、魁斗、蝉联、碎联等诸多名目。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