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藏知识
PS 鉴藏知识

镌刻经典 西安的碑林之石

来源: 2019年04月12日

文:阿莹

西安碑林博物馆来自网络碑林亭来自网络

我上学的时候就曾到过西安碑林,穿行在碑石间,呼吸着久远的风烟便以为自己遭到洗礼,从此也文化起来了。这都是因了这座石质图书馆,聚集了远古的流变,谁若想添些笔下功力就必须匍匐碑下,才能体会到文字源远的魅力。

但是,当我又1次踏进碑林大院,我惊诧地意想到,这里不单单是书法家的宝地,那1统统石碑还承载着凝固的记忆,中华民族何以浩浩荡荡,秘密可能都在这些石碑里了。

播撒传统

走过窄窄的泮水池,穿过1道古朴的牌坊,我远远看见了那座标志性的碑亭,上有林则徐被发配新疆路经西安写下的“碑林”2字,如今已深深镌刻到众人脑海了。

这通巨大的方碑是由4块高约3米的青石合围而成的,碑顶是灵芝云纹簇拥的双层花冠,碑底有3层石台,所以也称之为石台孝经。当年唐玄宗为教育官吏遵行孝道,选石勒碑,讲经释疑,还是下了番工夫的。这通碑最初竖立在聚集了学界泰斗的国子监,到了宋元祐2年又迁到文庙的正中位置。从此这方碑刻便驻立于此,目击了1600多年的风风雨雨,若无其事地播撒着温润的传统。

碑文用隶书撰写,唐玄宗还在文后题曰:“孝者,德之本,教之所由生也,故亲身刻注,垂范将来。”那字迹,风华雍容。唐玄宗还对孝经作了注释,用小隶刻在正句以后。想那皇上对自己的书法和注释是格外自信的,曾把孝经拓片发到每一个家庭,期望人人存怀孝心,家家弥漫孝道,齐家才能治国。

碑面上刻有整齐的方格,当初皇帝是直接用朱砂1笔1画写到碑上的,而不是在桌上写好1字1字摹刻上去的。我想这方巍峨的方碑,不论平放地面,还是高高竖起,洋洋洒洒5千余字,体现了大唐的气魄。

尊崇孝悌,也是我们民族生生不息的缘由,人们对孝道的尊崇始终不减,所以历朝历代都把孝经碑视为国宝而加以推重。或许就是上天的佑护,20世纪50年代碑林曾产生大火,把文庙大成殿焚为灰烬,但仅仅几步之遥的孝经亭却毫发无损,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了。

展现睿智

我谨慎绕过石台,迎面是1间横在园区的廊房,明清风格的挑檐和窗扉涂着朱红,护佑着使人牵挂的1组收藏。这里的碑石与我记忆中的碑刻完全不同,不是1块块立于地上,而是1块块森森然连成了长廊。碑林人告知我,这就是元祐年间与孝经碑1同迁来的开成石经。

这开成石经好生了得,绝对算得上国宝中的国宝了,不单单由于这114块石碑距今已有1600多年,而是镌刻的内容乃是中华文脉的核心篇章,102经,1百610卷,6105万字,几近收入了全部的经典著述。

碑林人说,开成石经的意义怎样估计都不为过。

厚重的开成石经历经屡次战乱劫难,几经躲避才得以完全保存,不能不说是个使人欣慰的奇迹。惟有的遗憾是明朝嘉靖年间的关中大地震,1下震裂了44块石碑,虽然后来逐一修弥,却仍然让人摇头怜惜。我走近看到,明代人对那石经格外珍惜,用细石米浆将碎碑进行了黏结,还对缺损的字迹根据拓片另刻小碑补缀。那些补缺之碑孤立看去,谁也不知甚么意思,只有对应原碑才能知晓本来的文义。

我与碑林人细聊发现,国人对开成石经的崇敬是深入骨髓的。历史上多个时刻碑林曾沦为军营,在兵戈铁马眼前所有遗存都可能成为粉齑,但在这处大院里,长戈铁矛与碑石同立,兵士们常常抱着刀枪在石碑间席地而卧,当集合的号角1响,翻身跃起便会向外冲去,枪头却从没碰破1字,所有碑面也不见1处刀枪磕碰的痕迹,这不能不说老祖宗留下的这些宝贝,在疆场征伐的将士眼里仍然不可亵渎。这恰正是我们民族生生不息的睿智。

记录历史

穿过石经屋便进入了又1个碑廊,这是1处名不虚传的名碑堂,看到那些如雷灌耳的书法大师的碑刻,读字如遇神仙,读文如沐春风,好像那大师穿袍戴冠长髯飘逸在讲述文字的奥妙,任何读书人不能不对这些碑碣顶礼膜拜。

我从名碑屋出来便去了寄存石刻的展室,其中,昭陵6骏吸引了大家的眼光。

我知道,这6骏石刻本来立在昭陵前的祭厅里,从上世纪初遗留的1张照片上,还可以透过破败的大门看到战马在凄风中嘶鸣。

传说6骏石刻是唐太宗授意大画家阎立本所绘,又由阎立生所刻,肌理健硕,虔诚威武,把战马的形与神镌刻得栩栩如生,弥漫着满满的盛唐风华。唐太宗还亲写赞诗,由书法家欧阳询丹书于上,可谓名画、名刻、名碑、名书于1身,只惋惜那丹书早已被风雨剥蚀了。但我站在马前,仍然能听到战马嘶鸣的高昂,看到天马奔驰的萧洒,听到箭簇如雨的咆哮。有记载说,当年毕加索见到6骏石刻图册直呼:形象艺术的滥觞应当源自这里的。

我从碑林出来看到冷冷清清拥在门口的游客,自然为古城存有碑林而自豪了,之前多是学子进院观摩,现在大量游客纷至沓来。

现在的展品只是院藏的1/3,大量的碑刻还躺在仓房里。千百年来这些移来的展碑时有修缮,但当年立碑和倒扶补缀只是用碎石渣支稳,3合土填充,中间多是空的,稍有灾害袭来碑林人就紧张得坐卧不安。我想,的确应当赶快扩大碑林的展区了,为它们开辟1个安全的居所,这些历经颠沛的千年遗存绝不能在我们手上再生遗憾了。

(阿莹,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第5届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散文集《大秦之道》《饺子啊饺子》,获曹禺戏剧文学奖。)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