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藏知识
PS 鉴藏知识

赖少其与篆刻家的金石之交

来源: 2019年08月22日

来源:美术报

石交亭

亭额

杭州西泠印社山川雨露图书室之前有1个“石交亭”,是由西泠印社开创人之1叶为铭倡议于1912年构建而成,为西泠印社初创时期建筑之1。亭额为西泠印社第2届理事赖少其所题,寓意“结交金石”之意。

以石相交

与赖少其篆刻艺术相伴随的是其与诸多篆刻名家的金石之交,从其藏品中可窥1斑。在可查的赖少其收藏的161枚篆刻作品中,除14枚古代篆刻作品外,其余均为现当代印人的篆刻作品,包括齐白石、王个簃、陈子奋、方介堪、陈巨来、傅抱石、钱君匋、叶潞渊、唐云、黄养辉、张人希、谢梅奴、任书博,和韩天衡、熊伯齐、吴子建、王镛、童衍方等,群星璀璨,可谓是新中国篆刻发展史的缩影。

傅抱石,赖少其印(朱文),年代不详,2.1×2.1×4.5cm,边款(拓片释文):少其先生正刊,抱石。

其中有51枚是赖少其的经常使用印,大致可分为3类,1是名章,赖少其用的最多的是方介堪和叶潞渊的篆刻作品;2是闲章,用于表达赖少其字画创作思想的,如齐白石的“兴之所至”、张人希的“铁铸江山图画里”、童衍方的“胸中丘壑”等;3是用于表示创作时间和斋号的,如张人希的“赖少其710归故里”、钱君匋的“1木1石之斋”等。这些篆刻作品常见于赖少其的各类字画作品中,是诗字画印的完善结合,有一语道破之妙。这些藏品是赖少其与篆刻名家惺惺相惜、金石之交的历史见证,弥足珍贵。

韩天衡,万山(朱文鸟虫篆),年代不详,3.5×2.0×4.7cm,边款(拓片释文):天衡刻石。

从部份文献和篆刻藏品边款所刻记的内容来判断,其藏品来源主要有3个方面。1是友人赠送,如其收藏的齐白石的1方印“兴之所至”,边款有文“麟庐赠余此印,过合肥转贻老赖,老赖想能赏其妙也。甲辰年5月,唐云记”;2是赖少其嘱托,如“老赖属,潞渊刻”、“710以后归故乡,少其句。属伯年刻之”、“少其老同志令制,即望指正,1976,天衡”等;3是印人主动为赖少其所作,如“少其先生正刊,抱石”、“介勘为少其同志作”、“君匋刻寄少其同志大教”、“潞渊为少其同志刻”、“甲子冬为少其大师刻,人希”等。

方介堪,赖少其印(白文),年代不详,2.9×2.9×4.3cm,边款(拓片释文):堪。

赖少其于1984年在给张人希的信中写到“你为余刻2印,都随余东游西荡,好像老友1般,今又接到2个印花,都很好,10分感(谢)之至。前年游武夷,至今印象极深,故作《武夷》1幅奉上,请雅教。拟请阁下再为余刻2印,朱文‘黄山客’印章、‘赖少其印’,为了便于携带,不宜太重”。从这些文献中,我们可以取得5个重要信息,1是藏品的存世状态并不是“藏”,而是“随余东游西荡”,这里没有正襟危坐式的膜拜,而是挂在腰间,信手拈来式的体悟。2是赖少其极其欣赏印人的作品;3是其篆刻藏品来源于印人的赠送和自己的“求”。清朝书法理论家包世臣在《砚史序》开篇便说:“天下事,爱之挚者,所爱必可致,求之诚者,所求必有成”。这不是单方面的“求”,而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这反应赖少其与诸多印人在人品和艺品上是相互认可的,故而1方面勇于求印,1方面乐于赠印;4是赖少其也向印人赠送自己的字画作品,这不是等价交换,而是知己之间的交游往还和艺术互鉴;5是求印的目的是便于携带,随时钤印。寥寥百字足可见赖少其与篆刻名家心心相印的金石之交。

钱君陶,1木1石之斋(白文),年代不详,4.9×2.0×2.6cm,边款(拓片释文):少其同志正之,君匋。

赖少其与篆刻名家不但是在创作上能相互砥砺的道友,还是在收藏上能相互增进的藏友,也是工作上能相互配合的同事,更是生活上能相互扶持的朋友。如赖少其得黄宾虹的屡次指导;与潘天寿、傅抱石、谢稚柳、王个簃、唐云等名家在上海共创新中国文化事业;与唐云合作办展、艺术互鉴、1起过年,共作《羊城8景图》,友谊长达40年;更是专程探望病中的方介堪等。

篆刻创作

在与篆刻名家交游并收藏的进程中,赖少其从中汲取有益于本身创作的营养。其捉刀耕石的高峰期是在20世纪70年代,其时创作数百方篆刻作品,将其中的135方聚集自编《无逸室印存》,并用书法为每方进行注释。其在1方6面印中刻记“聊逍遥以(兮)容与”、“老节手书”、“愚公移山”,足以说明其当时创作时的心理状态。纵观这册古典高雅的印谱,其白文多取法汉铸,章法平正方直,坚定冷静有将军气势,其元朱文线条圆劲流畅,转折处柔而不弱,风采古奥不失典雅。

赖少其,聊逍遥以容与(朱文),青田石,3.9cm×3.9cm×3.9cm,1970年

不难发现,赖少其的篆刻艺术成绩既来源于对“徽派”、“皖派”、“浙派”、“邓派”等诸多流派的精研,汲取了丰富的艺术营养,同时也是本身的用功之勤,更来源于与现当代印人的交往,特别是方介堪、来楚生、陈巨来、叶潞渊、唐云、张人希、方去疾等印人的篆刻思想与实践对其创作起到了重要的影响作用。赖少其还于1964年约请白蕉、叶潞渊到合肥讲学,并成立安徽首个书法篆刻组织“安徽省金石书法研究会”。

赖少其,老节手书(白文),青田石,3.9cm×3.9cm×3.9cm,1970年

在中国现当代篆刻史上,赖少其的篆刻艺术不是最星光熠熠的,但他与篆刻名家的金石之交却有着鲜明的典范意义:他们以艺术为桥梁,在收藏与创作的同时建立了深情厚谊;他们相互增进、相辅相成,展现了1949年以后1代印人不断进取,创新风格、反应新时期精神面貌的决心与努力。其功其法,其文其情,其意其境,值得后人研究和学习。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