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藏知识
PS 鉴藏知识

西汉人有多精致 轻薄透视装保健防蚊枕了解一下

来源: 2020年01月03日

我们古人有多精致?

早在2000多年前的西汉人

在炎炎夏日里

已穿上了这世上最轻浮的衣服

枕着具有保健功效的驱蚊枕头

其中

马王堆汉墓辛追夫人的“衣柜”里

就有各式各样的时尚“定制单品”

除“透视装”素纱单衣

她所珍重的印花敷彩纱丝绵袍

共有7种色彩,印花+手绘制作

可谓“西汉时装”中的“爱马仕”

高级感爆棚

复制版与原文物南京云锦博物馆供图

目前这3件古代“时兴单品”

已被南京云锦博物馆成功仿造

今天,就带你走进匠人的“高仿”进程

通过文物复制品

近距离窥测古人的“精致生活”

“高仿”素纱衣:丝线为1/4头发丝

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素纱单衣是世界上现存最早、最轻、最薄的衣服。自从1972年在长沙马王堆汉墓中出土以来,许多人尝试仿造它,却从未成功。

素纱单衣曾深埋地下2000多年,出土后由于环境骤变,加速其纤维份子链的断裂,纤维的强度大幅下降。

终年展览、光照、氧气等自然因素也加速了纤维的老化,虽然素纱单衣仍然保持有1定的光泽和弹性,但不管从文物保管、开放摆设还是文化传承等方面综合斟酌,仿造素纱单衣工作燃眉之急。

复制版与原文物南京云锦博物馆供图

素纱单衣衣长128厘米,通袖长190厘米,由上衣和下裳两部份构成,面料为素纱。重量唯一49g,1个鸡蛋的重量是70克左右,1张A4纸重4.9克,所以这件衣服,大约等于10张普通A4纸的重量。

在南京云锦研究所设计中心经理、南京市工艺美术大师杨冀元看来,

“素纱单衣的制作技术对现代人而言其实不复杂,除织造就是简单的缝纫。”

织机徐珊珊摄

“但是,今时不同昔日,现代的很多工艺条件都产生了变化。”

比方,吐丝的蚕宝宝驯化后更胖了,吐出的丝更重了。

为了更真实的还原素纱单衣的面料,制作团队经过量次考察和验证,终究找到较现代蚕丝更细,纤度为11旦的3眠蚕丝宝宝。

另外,制作团队还特地定制了1台门幅48厘米宽的织机,织造用的木梭也是重新定制。他们还采取了电脑测绘技术,1比1还原衣服上的纹样。

杨建顺主持织造工作徐珊珊摄

在面料的织造环节中,对织手的要求极高,这其中的难度并不是在于技术而在于手感。

如果织手手感力度控制不好,将致使织造出的面料密度不均匀,或丝线过量的断头影响面料轻浮的质感。

为了训练手感,杨冀元特地约请了南京市非物资文化遗产传承人、南京市工艺美术大师杨建顺主持织造工作。

杨建顺说,“这个丝线是头发丝的大概4分之1,制造起来要仔细。1旦有差迟便可能致使丝线断头,前功尽弃,为此我们花了3个月时间练习手感。”

即便这样,他们每天也只能织出10厘米的面料,相当于1小时只能织1厘米。终究耗时1年半才完成素纱的织造。

躺着睡觉就可以防蚊子的枕头

宋词里写道,1纸鱼笺枕底香,且做新来梦。

黄褐绢地“长寿绣”枕头出土于马王堆1号汉墓,出土时内部填塞佩兰叶。

马王堆汉墓出土的香囊、薰炉均有数件,但药枕只此1件,且保存较为完全,实属珍贵。

楚辞“纫秋兰以为佩”,古文献载熏香“整天焚之可以辟瘟远邪”,都是指这些草药有芳香、消毒和预防疾病的作用。

南京云锦博物馆供图

药枕共3种面料组成,两真个枕中用绒圈锦,上下两面为经锦,而两个侧面则用“长寿绣”香色绢,3种不同的面料的制作工艺均不同,看似1件小小的枕头,里面包括的技术参数数不胜数。

正面的茱萸纹经锦面料采取两种不同的色地经交织构成,织物中除显现了两种不同色彩花纹之外,同时通过经线与纬线的变化组织构成了模糊可见的暗纹纹理。

南京云锦博物馆供图

长寿绣绢料的地经采取了约13旦桑蚕丝织造而成,由于地经丝极细给织造工艺带来了巨大的挑战,织造难度增大。

在完成绢料的织造后再进行脱胶、染色,再进行纹样的刺绣。

原文物的内芯使用的是1种香料,斟酌到内部放置这些药草不容易防腐防虫,所之内芯没有再使用药草,而是用经过防霉防虫处理后的竹条编织成原文物的形状,外加丝绵固定。

南京云锦博物馆供图

在薄如蝉翼的衣服上“画画”

印花敷彩纱丝绵袍出土于马王堆1号汉墓,衣长132厘米,通袖长228厘米,是目前世界上发现最早的印花与彩绘相结合的丝织品。

它的面世,证实了文献记载的有关“画衣”“画文”的可靠性,反应出汉朝印染加工技术的高超,也是古代彩绘工艺中少有的珍品。

在杨冀元看来:“仿造印花敷彩纱丝绵袍比素纱单衣更难,由于要在素纱上使用印花工艺,总共要描绘出7层色采图案,每层的纹样非常细小,绘制要有极大的耐心。”

南京云锦博物馆供图

1条爱马仕的常规款围巾也不过才7、8个色彩。可见古人的智慧真的是无穷尽的。他们先做出了最轻的衣服,再在最轻的衣服上用多套色画画。”

为了最大程度显现原貌,制作团队反复对照,屡次实验,终究才确认了绢、纱及丝绵的染料配比。

南京云锦博物馆供图

攻克了基础的配色,团队把注意力放在了绵袍的“年龄”上。

这件绵袍已有2000多岁的高龄了,经过历史沉淀,文物本身的花样上染了1层色晕。

“我们尝试了很多种方法,基本上把市面上能用的颜料都买回来了,终究成功的把此问题解决。这样这件衣服做出来,就像很多了。”

工作人员为使纹样整体与原文物更加接近,特地再调色画上1层特别的色晕。

南京云锦博物馆供图

他们详细查阅了各类文献资料及考古报告,对照了大量对印花敷彩纱丝绵袍纹样的文字图片记载,分析整理后终究肯定了图案组合。

“分析纹样时,我们发现枝蔓部份印纹细密,散布均匀,交叉处有明显的断纹现象,应当属于印花。

而蓓蕾、花穗和叶部份的纹样却各不相同,色采有浓有淡,不像印花那样规整统1,并且笔调明快流畅富于变化,当为手工绘制。

因而,现在我们看到的上千个细致的花样,都是团队1笔1笔的画上去的。”

南京云锦博物馆供图

除以上“时兴单品”

另外3件马王堆文物仿造工作

正在顺利进行中

预计今年年底完成

1起期待1下哦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