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书画
PS 中国书画

郑秉伏画熊猫画册即将面世

来源: 2020年01月17日

记者近日得悉,天津著名水墨花鸟画家郑秉伏先生最新作品专辑——《郑秉伏画熊猫·禅意熊猫百图新辑》行将与读者见面。该画册由天津著名书法家、天津市书协副主席张建会题写书名,南开大学文学院传播学系教授刘畅作序。画册收录了郑秉伏先生最新的熊猫题材作品,及与天津市书协主席唐云来,原天津美协副主席、中国画艺委会秘书长郑连群,天津美院教授庞拂晓等字画名家共同创作的精品1百余幅。

现今艺坛,独树一帜者有之,哗众取宠者有之,浮夸之风盛行,丑书怪画比比皆是。因对字画艺术的浮浅认知,更有所谓专家和自媒体推波助澜,使得这类“创作”被1些人吹捧到了某种“膜拜”的程度。无奈很多作品底蕴不足、功力不济,细观其笔墨大多刻意杂乱,画面构图零散无序。这类现象冲击着本来应当是纯净高雅的传统艺术殿堂。

但是,我们能够看到,常常在这般排空浊浪当中,亦会不乏安心静守、专注悟道者。他们阔别凡嚣,不慕名利,潜心研修做艺。比方,天津日报美术馆首任馆长郑秉伏先生,他曾历任天津日报文化部、摄影部、新闻研究所主任和天津日报·天津字画、采风报、求贤杂志主编,多年的文化积淀与艺术磨砺,使郑先生的创作师百家而不拘1法,撷大家精华却独见其风。初时,郑先生多以花鸟虫鱼入画,最近几年又尤其喜画熊猫。前两年,创作写意熊猫专辑《知白守黑》,收画610幅,意犹未尽,今又推出《禅意熊猫百图新辑》。

之所以定名禅意,并不是仅仅是传统理解中以禅意入画的抽象意味。郑先生笔下的熊猫,是真正以拟人的手法将悟禅者与熊猫合体,只只熊猫都彷如“得大自在”的悟禅机者。画中熊猫有孩童般的萌态可掬、有学者般的静若处子,有的如人间宰相态度雍容,有的似离尘智者气定神闲,虽百态各异,但1墨1色1勾画1留白都转达着画者诗人般的意蕴和精神诉求。

中国画的历史上,所求境地繁多,诸如神妙、高古、苍润、沉雄、冲和、淡远、朴拙、奇僻、荒寒、清旷、性灵、圆浑、幽深、健拔、精谨、俊爽、韶秀等等,由此体现出画者的生存状态和人生理想。从宋朝开始,中国画创作尤其提倡抒发自我,使中国画更进1步的文人化和哲学化。但当代的许多绘画理念却是抛弃艺术创作之“情”,玩弄起笔墨情势,忘却了中国画重情尚景的传统。观郑秉伏先生的熊猫作品,其画境中秉持着宋人的绘画传统,通过对诗、书、画意境的构造,表达着自己的人生意趣。在他的新作中,“如来最小弟子”“竹林闲客”“有酒学仙无酒学佛”……无不渗透着清静、圆融、和畅之美,1扫旧文人画寻求的萧疏荒寒,画意脱俗而不避世,体现着作者对生命的认知。这是1种画境,也是1种情怀。

潘天寿说:“艺术以境地美为极致”。在郑先生的画里,这类境地体现在雪落无声中两只熊猫的深情对望,竹林月色里大小熊猫的相互依偎,高石上小熊猫的淡定从容……郑秉伏先生作画,追宋人之法、元人之风,每每提笔用心考虑,意到落墨即求见趣。他的画效8大意蕴,法板桥遗风。竹石疏密相间、浓淡相宜;熊猫灵气通透、化之欲出。

也许,郑先生笔下的熊猫世界就是他的生活与境地,是他从片断的物象中看到的完全自我,是1种“知白守黑,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物我两忘”的真如之境、太和之美。

本次新作中,更有郑先生以单青色作“宣纸上的青花瓷”的创新画法,使人线人1新。近期,部份画作将在新浪网收藏栏目“艺术名家人物库”中率先展出,与读者网友共鉴。

网站导航